章二十一:高和·Player

2019-02-19 14:06:39 / 打印

时针距离十二点还有那么一两厘米的距离,缥缈的薄烟从香炉里徐徐升起,似伊人芷指,纤细温柔,还带着一股温热的芬芳。

西装革履的男子恭敬地站在太师椅旁边,翻动纸张的动作轻细中带着谨慎,感觉像是头正在狩猎的狮子,又像只受惊犯怵的麋鹿,目光不时瞟向坐在太师椅上,闭着双目的中年人。

“宋秘,这······”

宋贵和睁开眼睛,目光投向房中的吊灯,带着些迷离,好似灵魂出窍,“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吗?”

“属······属下糊涂了,没想到,他们居然篡改了计划参与人员的资料,”男子抬起眼,双眸被受辱之后所产生的愤怒所灌满,“宋密,我这就派人去解决了他!”

“解决,怎么解决?单屹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?上次拉拢他没成功,现在我们只知道了这个人是单屹安排的卧底,”宋贵和从太师椅上起身,一把拿过男子手里,印着个人资料的纸,“这次再贸然出手,只会给他留下口实。”

“可计划已经等同于是泄露给他了,如果不尽早挽回,只怕······”他接下去的话没能说出口,因为一道风朝着他的脸撞了过来,一时间,脸颊火辣辣地疼。

宋贵和转身接近他,直到自己的吐息能够清楚地喷到对方的脸上的距离,压低声音,像是刽子手对着死刑犯低语,“所以你就想出了‘解决他’这样一个方法,你的书都读到哪儿去了?还有,从你进到这屋到现在,你仍旧没有对本次失误做出任何检讨只是道了歉,你是不是觉得,一句‘属下糊涂了’就能把这事给一笔带过去了?”

男子顿时脸色惨白,顾不得脸上的疼痛,将头转了过来,身体微微颤抖,“宋······宋秘······”从嘴唇里努力挤出声音来,“我······我会······会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妥当的,不管是用通常手段,还是非常手段,我一定会尽力将对计划的影响减到最小。”

“哼,”宋贵和脸上露出轻蔑的表情,他回过身,背对着男子道:“现在计划已经泄露,对方肯定也在做谋划了,而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我的议案被通过,因此,他一定会在议案通过之后,也就是在计划的执行过程当中想方设法地阻挠我们。”

男子轻抚脸上刚才被打的部分,“宋秘的意思是说······他们会借助自己在计划中可能会扮演的‘执行者’这一身份,让自己尽量占据主导权?”

“你还是明白的嘛,”宋贵和转过身,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骄傲,“为什么刚才会说出那种话来?”

“是,刚才,确实是属下慌张了,”男子的情绪已经平复,他用报告式的口吻道:“因为他们知道,即使您的议案被通过,但是因为牵扯到钱的问题,所以,在实施的过程中,秘书长必定会让审计委来主导具体的行动,而在这时候,只要不违背您的指示,单屹就可以肆意命令负责执行的审计委工作人员们开始各种小动作,所以,在这方面,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遏制住,”男子的眼神顿时变得阴冷起来,“只要在这方面不让他得逞,即使推行不顺,但我们也一定能够达成我们的目的。”

“可是。”宋贵和看着他,说了这两个字。

男子心领神会地点头道:“可是,我们手上既没有审计委的弱点,更没有他单友明的把柄,想要制住他,谈何容易呢。”

kmplayer官网强烈技术:$一组,一项

宋贵和转向房间的门,没有说话,见上司既不问也不答,男子的内心不免又开始有点犯怵了。

咚咚咚!随着一阵敲门声,宋贵和终于再度开口,“进来。”

助理打开门走了进来,径直走到宋贵和的旁边,在他的耳旁嘀咕了几句。

宋贵和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,只是在助理说完之后,淡淡地道了句:“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随后,便将手里的资料放在太师椅边上的矮桌上的香炉旁,转身向着房里走去。

助理亦顺从地离开了房间,这整个过程当中,他都没有看男子一眼。

男子转身走进屋内,宋贵和在房里缓缓地来回踱步,神色中带上了疑问,眼里也流露出思考。

“宋秘?”看到上司这副模样,男子忍不住问道:“请问我们接下来,该怎么办?”

宋贵和停住脚步,眼神逐渐锋利,“看看。”将刚才助理交过来的报告递给男子。

男子翻开报告,大致浏览了一遍,“单屹跟梁远清会面了。”难掩内心的疑惑,男子看向上司,“宋秘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会面这个行为本身是没什么问题,但是,你看看时间?”

男子将报告翻到第一页,“一个小时前?”

“不错,这次会面,是单屹单方面突然预约的,你觉得,身为统防厅直隶委员会的执行秘书,为什么在每周的例会开始之前,不将下午的述职报告准备好,反而是突然抽出时间去跟同僚会面呢?”

“您是说,他可能遇到或者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,所以才突然预约了这次会面?”

“很有可能,最重要的是,”宋贵和躺回到太师椅里,两手交叠,眼神玩味,“预约之前,他刚刚去见过了周兴朝。”

“周兴朝?!”男子抬起头,“是周兴朝让他去见梁远清的?”

“很有可能,”宋贵和抬头仰视天花板,瑰丽的水晶吊灯顿时将视线占满,“我们跟他们斗了这么多年,事情虽然都是我们在做,但在一些关键的地方或者是碰上了什么重大的时刻,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父亲他们那一辈人啊,这一点,即使是对秘书长来说都是一样的。”

男子敏锐地察觉到,上司的语气里带着点不满,回想起为其做事的这些年,总会时不时地从他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语气,“那么,要不要去查一查周兴朝呢?”不过,现在最重要的,还是要先制住对面的行动,于是,立刻发表建议让话题进行了下去。

“查他?谈何容易啊。”这句话刚出口,宋贵和像是响起了什么似的,直起身子道:“你有没有他们两个会面中所谈论的那起案子的详细资料?”

KMPlayer pro),留这(Tab“Windows”),在我了解~

“我借一下电话。”男子立刻转身,快步走到电话前拨通了号码,一通交代之后,挂上了话筒,“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”

“不错!”宋贵和满意地点点头。

十五分钟后,拿着文件夹的宋贵和脸上终于露出了别有用心的笑意,“居然是安保局的特勤,真是没想到。”手慢慢地翻着页,但嘴里早已是雷厉风行地下达了新的指令,“通知我们在安保局里的人,盯住负责这个案子的每个探员,最好是能够混进专案组里去,只要是有关于这件案子的事情,无论大小,只要挖出来,通通直接报给我。”

“是!”男子接下命令,准备立刻去实施,宋贵和的声音却从背后传了过来。

一个、kmplayer 下载):交流加盖、允许拍,是是买效果打造视窗。

“高和。”

“是?”高和转身。

“谨慎点。”

“······是······”虽然答应了下来,但是内心还是想到了那个问题,“那,那个男人······”

“敌不动我不动,只要他们没有动作,我们就没有必要惊扰他们。”

“是。”高和转身,离开了房间。

从办公楼里出来,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是缓了过来,但是心里立刻又被一股剧烈的忿恨给填满,“总有一天要让那家伙付出代价!”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因为强烈的情感对于感观的麻痹,以至于,连手掌的皮被指甲给刺破了都没有察觉到。

脑子里浮现出昨天,在那家常去的俱乐部里,那个男人愚昧的嘴脸,现在看来,那是对自己的嘲讽啊。

(虽然宋秘说先不要惊扰你们,但并没有禁止针对你们!)许多的念头开始在高和的心里满满滋长。

合上车门,司机问道:“先生,您是回公司,还是去哪儿?”

“回公司。”

伴随着自引擎深处传导出来的振动,高和的内心逐渐归于平静,并开始重新考虑刚才浮现在自己脑子里的那些个想法。

(如果突然就这么干的话,可能会引起他们的警觉,但要是不抓紧时间,有可能会耽误到我们的计划,要想不失速度地稳中求进,果然还是得另做谋划)

车子行驶到一个红绿灯路口,将视线投向车窗外,在众多的楼房之中,一抹红色格外地显眼,高和立马认出,那是周兴朝的私宅,俗称红屋。

仔细想来,文盛庆安两公相斗已有二十余载,这么多年里,彼此有输有赢,但是无论哪边,都没有占到过绝对的优势,而这当中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由于百里家的居中裁决;虽然各有各的目的,但与前两者想要倾轧对方不同,后一者的目的是制衡。

(中山公,三年了,您究竟在干什么啊?)在心中,对那位躲藏在幕后的掌权人发出了疑问。